时间里的亲情

日期:2017-08-28 14:36:14浏览数: 作者:鲁翔宇 【 字体:

夜幕还未降临,夕阳笼罩着整片天空,硕大的颜色渐变的火烧云延伸至黑色的海面,冷色调与暖色调梦幻般地交融,天地仿佛就像一幅巨大的画卷,而大自然在这幅画卷上尽情挥洒,一抹浓重,一抹淡描,一抹凝重,一抹写意。。。。。。

站在窗边,听着呢喃般的风声,眺望着远方的山海关,五月的北方依旧还有一丝微凉。“叮咚”一声,打开手机,是姐发来的一条信息 “二子,妈今天打电话来说,有条船20几个人被扣留,海事局在调查,妈担心你,我说不是你们的船,她还是不放心让我问问,有信号给妈打个电话,报下平安,家里一切都好,在外照顾好自己。”我编辑短信回复,微弱的信号却怎么也发送不了。自打上船后妈就开始关心起各种海事新闻,海盗袭击和台风动向,通过船讯网简略的信息估摸着我的位置。妈没有什么地理概念,所以经常经常问姐“二子到哪了”。

初中时学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觉得朱先生是不是太矫情了,老爸买个橘子至于哭四次么?青年独立的内心和自大遇到父亲近乎于迂的关切,让处在生命不同阶段里的父与子,注定难以深刻体会对方的内心世界,父子之间亦亲亦疏,亦近亦远。而时间就像一把有魔力的手,他把青年的狂放之心慢慢打磨、软化,逐渐拉近父与子内心的距离;时间也像一把筛子,轻轻抖落之间,亲情似藏在云朵里的春雨,润物般细细飘落,我常在想是亲情柔软了时光还是时光显华了亲情?我相信后来朱先生的眼泪是真实的感情流露,有对老父亲深深爱子之心的感动,有对父亲老态龙钟的身体逐渐被时间甩在身后的隐痛。亲情就是这么静静地在时间里流淌,它平凡地常常被人忽略,但饱经岁月的洗练坚定地温暖在心房。

时间在让我们成长的同时也在老化父母的容颜,时间也在守恒着大自然的能量法则,这种守恒让我欢喜,更让我担忧、无奈。一个事实就是父母正在老去,以比我想象中更快的速度老去,而我却无能为力。海洋锻炼了海员的品格、勇气、信心和力量,也在温软着原本粗犷的内心,感受时间里的亲情如溪流涓涓流淌。

在苍茫的大海上,仰望星辰璀璨的夜空,我常常感叹在家时不觉亲情温暖,时间之快,为何远航在外,一切像被放大数倍,亲情之于我的重量也每日剧增?毕淑敏的《在雪原与星空之间》有“你必得一个人和日月星辰对话,和江河湖海晤谈,和树木握手,和草株耳鬓厮磨,你才会顿悟宇宙之大,生命之微,时间之贵。”答案也许就在其间。 

(鲁翔宇 航运公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