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敦煌

日期:2017-11-15 17:13:28浏览数: 作者:蔡琳 【 字体:

一直做着一个去到敦煌的梦。

沿着丝绸之路的足迹,穿过河西走廊,一路向西、向北,去往这个远在中国西北边陲的沙州小镇。在夕阳的映照下,在大漠的风霜里,赤着脚走过鸣沙山的漫漫黄沙,听那风中裹挟的阵阵驼铃,回望着一千年前的这片土地。

敦煌,曾是连接东西方贸易的咽喉要道,来自欧洲的货物和文化、来自中亚的语言和文字、来自印度的艺术和宗教,在这里与中华文化碰撞交融,它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一颗耀眼的明珠。

我们知晓敦煌,大多是源于余秋雨《文化苦旅》里那篇著名的《道士塔》,愚昧贪利的道士、阴险狡诈的西方人、腐朽没落的晚清,铸成了中华文化最屈辱、最令人扼腕的一段历史悲剧。王道士也从此受尽唾骂与鄙夷。然余秋雨先生写作这篇文章时,不知是否有对敦煌史详尽考察,我想多半是没有的,也因此,这篇《道士塔》对于王圆箓的刻画实在有失偏颇。彼时之清帝国正处于风雨飘摇、尽举国之力结与国欢心之中,把一个国家软弱无能而带来的巨大损失压于一人肩头,着实不妥。事实上,王道士当时所做的努力已尽其全力:从发现藏经洞之日起,他便不断地给当时大大小小的官员写信,甚至写给了慈禧,希望这些珍贵的经卷绢画能有所依托。然而这些残书故纸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这一趟趟奔波得到的最终答复令人咋舌:藩台衙门责令他代为看管,经费却是一分也没有的。没有钱,没有人员派遣,王道士对这样的局面感到无奈,但他还是一个人在敦煌城外的那片荒漠中默默坚守了七年。斯塔因曾形容他,一个孤傲的、忠于职守的人,脸上不时露出一丝狡猾和机警。斯坦因在莫高窟外徘徊了很久,始终被王道士拒之门外,直到得知王对于玄奘的极端崇拜,骗说自己是玄奘的信徒,踏着玄奘西行的足迹来到这里,要把唐僧从印度带来的东西重新带回去,才终于取得了信任。

国学家陈寅恪曾说,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斯坦因仅用了二百两银子便换走了九千卷经卷,从此,莫高窟的噩梦降临了。全世界的目光被吸引到敦煌,数年之内,藏经洞内的典籍书画被各国探险者割裂瓜分,流散到世界各地。斯坦因、伯希和、华尔纳、奥顿堡、大谷光瑞,今天的敦煌学者们念起这一个个名字时,心里必定如同被割下一刀又一刀。敦煌文物,藏于英国者最多,藏于法国者最精,藏于俄国者最杂,藏于日本者最隐最秘,而藏于中国者却最散最乱。

如今,再一次踏上敦煌的土地,历经洗劫与残损的莫高窟,却依然散发着难掩的光芒,中国文化千余年来存留的奇迹仍在这一扇扇窟门背后绚烂无声。置身洞窟之中,那些壁画和彩塑仿佛瞬间带你回到千百年前,佛国的世界、世俗的生活、西域王宫的奢华、丝绸商旅的艰辛,那一幅幅鲜活的景象都在这一件件艺术品中流连,无一不激荡着每个来访者的心灵。你看那思维禅定的瞬间,你瞧那融入慈悲的微笑,那在线条与色彩之间流动的乐章,带领我们穿越了久远的历史长河,重现昔日永恒的时光。抹去了半个世纪的风沙,敦煌终于从岌岌可危的残壁危崖,逐渐焕发出生命的光彩,而它的守护者却已鬓染霜雪。

1936年,年轻的美术家常书鸿在路过塞纳河畔的一个旧书摊时,偶然被一本名为《敦煌石窟图录》的书所吸引。浸淫在西方艺术中多年的他,惊讶于敦煌艺术的魅力,深深感到,艺术的根在自己的祖国。彼时的常书鸿已在巴黎生活了十年,才华横溢的他业已取得了与法国艺术家相当的社会地位,享受着上流社会优渥的生活。在受到敦煌的感召后,他阔别妻女,毅然踏上了归国的路,奔赴荒无人烟的沙漠追寻心中珍宝。就此,他一头扎进了莫高窟的修复和研究工作,这一待就是一辈子。期间,同是艺术家的妻子,因为忍受不了荒漠生活的艰苦和丈夫的漠不关心,在苦苦熬了两年之后,撇下一子一女不告而别;又由于无暇顾及工作之外的事务而导致了子女教育的荒废。这些都成了常书鸿心中永久的痛。在常书鸿的带领和感召下,一批批学者和艺术家奔赴敦煌,在这里洒下了青春汗水和满腔热血。敦煌的修缮工作几经波折,最终在常的坚持下顺利完工,付出了四十年的艰辛,他也因此被世人尊为“敦煌守护神”。读常书鸿的故事,时常让人想起毛姆笔下的思特里克兰德,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不仅仅使他们的坚守让人为之动容,更让人感到从他们的身上迸发出的迷人魅力。

梦想着,有一天来到敦煌,带着它那无尽的故事。这个沙州小城,满载着绚烂辉煌的,腥风血雨的,荣耀的,屈辱的一段又一段历史,着实令人着迷。唐太宗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而于我,读史是管窥这个世界的途径,敦煌的历史如同它的艺术宝库一样让人沉醉不已。如偈语所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里的每一粒沙,每一滴水,每一个洞窟,每一个名字,背后都蕴藏着千千万万个故事,浸透了千千万万条生命,有血有肉,有声有息。当你光着脚走在鸣沙山上,心里悸动着的,或许是丝绸之路上生死未卜的商旅对妻子的牵挂;当你看到佛光似的沙漠奇景,脑海里浮现的是乐僔法师第一次在这里感受到佛荫,开凿石窟的虔诚;当你面朝月牙泉波光粼粼的水面,它对你来说又怎么能仅是一片水?它是敦煌的眼睛,是佛教文明得以在此扎根的因。你带着这些故事,来到这里,你感受着,倾听着,触摸着,然后你做了一个有关敦煌的梦。

(蔡琳 金湾发电公司)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