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动态

CCER项目流程陆续打通 三类项目速度最快

发表时间: 2014-11-05

现阶段,中国CCER项目开发好比一场马拉松赛跑,拼的是耐力和体力。   

自首批CCER项目在中国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下文简称“信息平台”)公示以来,中国自愿减排项目运行已满一年,但尚无减排量获正式签发。   

CCER项目开发继承了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的基本框架和思路,主要流程包括项目文件设计(PDD)、项目审定、项目备案、项目实施与监测、减排量核查与核证,以及减排量备案等六大步骤。   

截至11月2日,信息平台共公示了381个审定项目,其中90个项目成功获得备案,备案项目中的14个项目进入了最后一程“跑道”,成为了减排量备案审核的首批项目。   

第三类项目跑得最快   

从项目类型来看,第三类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为CDM项目且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EB)注册前产生减排量的项目)开发周期最短,跑得最快。目前处在最后环节的14个备案项目均属于此类项目。   

其中,内蒙古巴彦淖尔乌兰伊力更300兆瓦风电项目和甘肃安西向阳风电场项目,是起步最早的两个项目,也是迄今为止“跑”得最久的两个项目。这两个项目是信息平台公示的首批审定项目和首批备案项目。获得项目审定和备案的时间分别为2013年10月24日和2014年3月27日。   

在此14个备案项目中,从项目完成审定到进入减排量备案会议,速度最快的一个是贵州乌江思林水电站项目,该项目于3月5日公示为审定项目,至9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召开减排量备案审核会议第一次会议,用时205天。   

在目前的90个备案项目中,第三类项目共67个,占比74%。此外,第一类项目(即采用经国家发改委备案的方法学开发的自愿减排项目)共21个,第二类项目(即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为CDM项目但未在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注册的项目)共2个,第四类项目(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注册但减排量未获得签发的项目)开发流程尚未打通,暂无项目获备案。   

单从审定环节来看,三类项目需时就相对较短。中环联合认证中心项目总监崔晓冬对水晶碳投透露,第三类项目在审定环节中,不需要赴现场,一般1-1.5个月就可以完成。而第一类和第二类项目审定则需要2-3月时间。   

从项目审定到项目备案,跑得最快的前三个项目均为第三类项目。这三个项目分别是贵州乌江思林水电站项目、华能上海燃机电厂项目和乌兰察布市商都大脑包风电场天润4.95万千瓦风电项目,用时依次为91天、103天和107天。   

而从项目备案环节来看,国家发改委共召开四次备案审核会议,备案审批速度不断加快。四次审核会通过的备案项目数量分别为2个、14个、33个和41个,从备案审核会议召开到公示备案项目或下发备案函通知所用的时间,分别为77天、40天、33天和47天。   

随着CCER项目开发各环节的逐步走通和走顺,项目开发周期也将逐步缩短。   

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开发周期短   

此外,项目类型也影响着项目开发的周期。   

在水晶碳投采访的5家咨询公司中,有4家均表示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包括风电、水电、光伏发电等项目,因具有CDM项目的基础,咨询机构以及第三方审定和核查机构业务相对熟练,且此类项目设计参数较少,开发简单,周期较短。   

在进入减排量备案审核的14个项目中,有7个水电项目和4个风电项目。从项目审定到项目备案跑得最快的前三个项目中,也包含一个风电项目和一个水电项目。   

科洣集团总经理丁莹对水晶碳投表示,甲烷回收和垃圾焚烧等类型的项目在前期投入、后期监测、相关参数选取及设备使用等方面相对复杂,项目开发难度是风电项目的3-4倍,项目周期相对较长,成本也会略高。   

除项目类型和类别外,项目开发周期与多种因素有关,太铭碳管理CEO孔晴熙对水晶碳投分析,方法学的成熟度、项目材料的齐全度、批文的合规性、第三方的配合度、咨询公司的业务能力、国家发改委项目审定和备案的频次,以及对各个环节的把握都会影响项目开发的周期。   

目前,项目业主与咨询公司在项目开发方面的合作模式,主要有纯咨询和收益分成两种。   

据科洣集团总经理丁莹介绍,前者是根据咨询内容单项结算,后者为风险与收益共担,咨询公司承担部分或全部开发成本,并按一定比例分享后期的减排量收益。   

水晶碳投采访的5家咨询公司均表示,现阶段项目开发成本在业内并无透明的价格标准,是双方议价的结果,但开发环节中的第三方审定与核查的成本则相对稳定和透明。   

中环联合崔晓冬对水晶碳投透露,第三方审定与核查的成本主要来自人力成本,与项目难度有关,价格也是随行就市。   

据水晶碳投了解,CCER项目运行之初,国家发改委仅通过了3家第三方审定与核查机构,为抢占市场先机,这些机构的价格略低。随着CCER项目的快速增长,价格也随之上涨。今年6月和9月,国家发改委先后通过了6家第三方机构,市场份额分摊后,价格也略微走低。   

孔晴熙对水晶碳投表示,在选择开发项目时,CCER项目的收益率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   

对此,环保桥公司总经理彭峰分析,中国CCER项目开发成本与减排量收益直接相关,但不完全成正比。   

比如,清洁能源项目的开发成本差不多,但一个风电项目和一个光伏项目的体量可能会相差较大,单个项目的减排量产出自然也会有差异。而林业碳汇项目、煤层气项目以及垃圾发电项目等,开发难度较大,成本也略高,但单个项目体量往往并不是很大。

(来源:水晶碳)

版权声明: 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ICP备11037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