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动态

CCER市场“热身”启动 准入门槛制约实际供需

发表时间: 2014-11-10

尽管减排量尚未正式签发,但CCER市场已经进入“热身”阶段。近半个月内,天津排放权交易所和北京环境交易所先后进行了观澜湖世界高尔夫明星赛和APEC会议场馆两笔使用CCER进行碳中和的交易。同时,天津也于11月4日出现了首单6万吨的控排企业CCER买单。

近期频繁出现的CCER交易,标志着CCER市场已经进入了“热身”阶段,各相关方正翘首等待入市闸门的开启。

市场闸门一侧,是7个试点尚未探明的市场需求,以及全国统一碳市扩容的美好愿景。而另一侧则是亟待签发的首批CCER、尾随其后的400余个审定项目,以及CCER快速增长的势头。

闸门即将打开,CCER供需关系的短期和长期走势已然成为业内最为关注的话题之一。

值得关注的是,让市场为之振奋的1.1亿吨需求,实为最大理论值,2015年履约季中能够被激活的CCER需求将远低于此数字。而CCER供应管道中有多少量可有效释放,也受制于各试点的准入门槛及国家发改委的审批和签发节奏。

2016年,全国统一碳市扩容后的需求能否消纳快速增长的CCER?政策风险下的市场供需悬念犹存。

首年供需可能持平

碳排放权交易是一个以减排为目的、以配额为主的市场,CCER作为一种补充性的、低成本的履约工具,其实际需求与配额需求直接相关。

从中国碳市五试点首年履约情况来看,北京、天津、上海、深圳和广东配额总量分别为0.5亿吨、1.6亿吨、1.6亿吨、0.33亿吨和3.88亿吨,合计共7.91亿吨;首年市场成交量分别为199万吨、106万吨、155万吨、158万吨和1231万吨,合计共1811万吨。

由此计算,五个试点首年成交量约为配额总量的2%。其中,深圳碳市配额总量最小,但成交量占比最高,约为4.8%。北京、广东、上海、天津的成交量占配额总量的百分比依次为4%、3%、1%、0.7%。

而这五个试点CCER使用上限则在5-10%之间,远高于首个履约年实际释放的配额交易需求。考虑五试点中,除广东配额总量增加至4.08亿吨外,其他试点配额总量与上年持平,若配额发放松紧情况和企业运行情况波动平缓,则估算五试点本年度配额交易需求释放约为2000万吨。

此外,首年开市的湖北和重庆两个试点,截至10月31日市场成交量分别为585万吨和14.5万吨。

其中,湖北碳市是7个试点中表现最活跃的,月均成交量达84万吨,若以此速度进入履约期,保守估算,本履约期将释放1200万吨配额交易需求。而重庆,自开市当日交易14.5万吨后,一直无交易,配额需求尚未释放。

从首年配额交易情况结合目前各试点碳市的活跃性来看,保守估算的配额成交量若全部转化为CCER交易,那么在1.1亿吨最大理论CCER市场中,可有3000-4000万吨左右总量被交易。

然而,CCER实际需求还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试点的准入政策、配额价格、市场活跃性、控排企业刚需、市场参与者的意识与能力、全国统一碳市的政策信号等等,因此,CCER实际需求将远低于最大使用上限。

而在供给侧,目前签发流程中最快的14个项目均为三类项目,累计总减排量共计894万吨。首批CCER一旦签发,后面的备案项目将陆续进入减排量备案和签发程序。

在其余备案的76个项目中,共有53个三类项目,累计总减排量约2000万吨,21个一类项目,预计年减排量约为120万吨,2个二类项目,预计年减排量约20万吨,预计项目年减排量共140万吨。

因此,2015年履约季到来之前,如果现有备案项目全部获签发入市,将有CCER现货3000万吨左右,首年CCER供需将可能持平。

预计2016年供大于求

科洣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丁莹对水晶碳投分析,跑在前面的CCER项目有望在开市初期获益,随着市场逐渐饱和,后开发和进入的项目,很有可能重蹈2012年后京都市场的覆辙。

截至11月2日,中国自愿减排信息平台累计公示审定项目413个,其中第三类项目167个,预计减排量约7200万吨。第一类项目194个,第二类项目32个,第四类项目20个,预计年均减排量分别为1794万吨、461万吨、179万吨,年均减排量共约2400万吨。

对此,预计签发总量成为各相关公司分析的焦点。

根据安迅思和汉能碳资产于10月31日联合发布的《中国自愿减排交易必备手册》,安迅思预测2016年开始,CCER每年将以6000-8000万吨的速度签发入市,预计2016年后CCER将开始供大于求。

而太铭碳管理则分析,截止至2015年6月30日,预计产出的CCER数量约为5000万吨,而2016年的履约期CCER的市场供应量约为8400万吨,预计2016年的履约期CCER的市场供应量会基本同需求持平或略有剩余。

在供给侧,全国统一碳市在即,对CCER市场释放什么样的信号,对于市场的发展也是至关重要。

丁莹认为,中国CCER项目的发展速度不可小视,2016年后,市场很有可能出现供几倍于求的状况。全国统一碳市开启后,扩大需求10倍,方能消纳此前开发的CCER,维持供需平衡。

不过,CCER除了用于控排企业履约外,还可以用于社会实体、会议或活动、建筑物等的碳中和。

在首批减排量备案审核的14个项目中,大唐云南丘北县赶马路风电项目和甘肃安西向阳风电场项目各售出1000吨和4000吨CCER,用于2014观澜湖世界高尔夫明星赛和2014 APEC会议场馆的碳中和。

一位业内人士对水晶碳投表示,碳中和往往出于企业社会责任,用量很小,对于CCER市场来说,作用微乎其微,只能是锦上添花。

准入政策风险犹存

鉴于7个试点准入门槛高低不一,市场需求情况也会呈现差异。比如,体量较大的水电项目,以及目前签发最多的三类项目,都将无缘北京碳市。

随着CCER供给的快速增长,各试点进一步抬高准入门槛的风险也将增大。

目前,CCER项目来源地的准入限制应用最多,项目类型的准入主要针对水电项目,而减排量产出时间只有北京和重庆试点做出了相关限制。太铭碳管理CEO孔晴熙对水晶碳投分析,未来市场准入,从时间上限制的可能性较大。

而时间限制的准入政策,对三类项目影响最大。

因三类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为CDM项目且在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注册前产生减排量的项目)的减排量为补充计入期内的减排量,其产出时间往往早于2013年,在市场中属于“现货”。

且现阶段三类项目签发的速度和数量均居首位,在90个备案项目中,三类项目共67个,占比74%,减排量约3000万吨。在413个审定项目中,三类项目167个,占比40%,预计减排量7200万吨。

环保桥总经理彭峰对水晶碳投表示,CCER项目开发到入市一般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因此CCER准入政策的提前性和持续性,对市场的引导以及健康有序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他进一步解释,准入政策应提前告知市场参与者,引导资金和力量投向高质量的项目,提前去除相对低质量的项目。

各试点设置准入门槛,使得CCER供应管道中,部分项目可能出现滞销。全国统一碳市开启后,非试点地区有可能成为新兴市场。

丁莹对水晶碳投指出,CCER市场本身也是有选择权的,真正关注环保、低碳的优质项目将获得竞争优势。

孔晴熙则对水晶碳投透露,目前CCER价格已经开始呈现分化趋势。对于额外性不够好,比如余热利用类的项目,以及量很小、收益比不高的项目,很有可能会在市场竞争中逐步退出,这是市场的选择。

(来源:水晶碳)

版权声明: 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ICP备110371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