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动态

首批10个CCER签发 优先流入深圳、上海市场

发表时间: 2014-12-07

中国首批经核证的自愿减排量(CCER)获签发。

从9月26日减排量备案审核会第一次会议召开,14个项目共约894万吨减排量入围,至11月25日首批减排量备案公示,10个项目共约649万吨减排量成功获得签发,历时2个月整,项目通过率约为71%,减排量签发率约为73%。

首批10个获减排量备案的CCER项目均为三类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为CDM项目且在联合国CDM EB注册前产生减排量的项目),其中6个水电项目、4个风电项目,根据各项目的减排量核证报告计算,补充计入期内累计减排量共约649万吨。

面对当下CCER准入政策、配额价格以及控排企业刚需的区域性差异,以及全国统一碳市的渐近曙光,首批签发的减排量作为中国CCER的探路者,将以何种价格流向何处,又以何种方式指引后来者谱写一条怎样的价格曲线,备受业内关注。

优先流入深圳和上海

目前各试点CCER的准入政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产地、产出时间和产出项目的类型。

首批签发的CCER,均来自风电和水电项目,产出时间在2008年2月至2012年12月之间。

从产地来看,以四川省为主,共有4个项目,减排量达278万吨,其次为贵州,1个大型水电项目,减排量约220万吨。内蒙、甘肃、吉林、湖南、云南各有1个项目,减排量均在百万吨级以下。

一个持有首批签发CCER的项目业主对《水晶碳投》指出,“现阶段买家考虑的不是挑哪个试点去交易,而是考虑还剩下哪个试点可以交易。”

7个试点中,北京碳市门槛最高,仅产出时间一项要求,即允许控排企业使用2013年1月1日后实际产生的减排量,就已将首批签发的CCER全部拒之门外。

而湖北碳市的地域门槛,即仅限本地产出的CCER,也为首批签发的CCER关上了大门。

重庆碳市的时间门槛略低于北京碳市,允许控排企业使用2010年12月31日后投入运行的项目产出的CCER,其中碳汇项目不受此限。此外,在项目类型上,不接受水电项目。

据此要求,首获减排量签发的10个项目中,只有云南丘北县赶马路风电场项目符合要求,而该项目是10个项目中体量最小的,减排量只有1万吨。

广东碳市的地域门槛略低于湖北碳市,为省外CCER开了30%的门缝。本年度广东碳市配额总量4.08亿吨,CCER使用比例上限10%,省外CCER最大容量为1224万吨。

目前,深圳、上海、天津碳市较为开放,暂无门槛。3试点配额总量分别为0.33亿吨、1.6亿吨、1.6亿吨,CCER使用上限分别为10%、5%、10%,由此计算,CCER市场容量分别为330万吨、800万吨、1600万吨。

由此来看,天津、深圳、上海、广东将成为首批CCER的主要消纳地,其中,天津是容量最大的市场。

从上一周的配额平均价格来看,深圳和上海价格较高,分别为38.36元/吨、34.02元/吨。天津和广东较低,分别为25.17元/吨、22.4元/吨。

按照价格从优的逻辑,首批签发的CCER,将优先进入深圳和上海碳市。

从体量上来看,649万吨现货,是深圳碳市CCER容量的近2倍,是上海碳市CCER容量的81%。两地市场消纳能力有限,广东和天津势必成为重要的补充消纳区。

控排企业询价多、买入少

目前,CCER项目业主并不是以减排项目为单位,整体出售产出的减排量,而是根据买家需要,从量出售。

水晶碳投从6个项目的项目业主获悉,其中5个项目产出的减排量已全部或部分售出,另外1个项目尚未寻买家。

中碳未来总经理焦洁对水晶碳投表示,“我们有意采购首批签发的风电CCER,但这些CCER均已有买家,我们下手晚了,没有买到。”

首批签发CCER看似抢手,但由此预测市场走向繁荣还为时尚早。据水晶碳投了解,首批CCER买家,虽有个别控排企业,但仍以中间商为主。

汉能控股集团国内碳资产管理部部长李佳耘对水晶碳投表示,在试点碳抵消政策尚未完全明朗的形势下,控排企业观望、询价、议价较多,但签约的并不多。

焦洁对水晶碳投说“有些控排企业洽谈了7到8个月,仍未最后签约。”

首批签发649万吨CCER,体量足以淹没深圳碳市的CCER容量。而第二批CCER签发已被国家发改委提上日程,14个备案项目和4个二次上会项目入围,其中三类项目共15个,根据监测报告计算,补充计入期内累计减排量达1100万吨。

1100万吨是上海碳市容量的1.375倍,是广东碳市省外CCER容量的90%,是天津碳市容量的69%。

ICIS安迅思中国碳市场分析师林剑玮对水晶碳投指出,在国家发改委CCER签发程序走向常态化,以及现货为主的大形势下,未设限的试点出于对本地市场的保护,很有可能抬高准入门槛。

李佳耘对水晶碳投指出,控排企业签约后,若准入政策有变,将面临违约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考虑年底国家CCER注册登记簿与试点连接,以及临近履约期(2015年6月)企业刚需逐步释放,他认为,各试点准入政策最好在2015年初明确化、清晰化。

价格分化或加剧

林剑玮对水晶碳投表示,考虑三类项目和水电项目在市场中并不讨喜,首批CCER有可能被压低价格。

前述项目业主透露,其项目减排量的交易价格在10元/吨左右。

据水晶碳投了解,首批签发的CCER,包括小型水电项目减排量,不乏以远高于此价格水平售出的。

环保桥(上海)环境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峰认为,首批签发的CCER因项目类型和类别较单一,其价格对后续CCER价格的示范作用有限,但对未来市场中买家的心理预期价格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只关心量和价的控排企业,往往将CCER作为统一的标准成品,以市场底价作为心理预期。然而,当下市场中,此1吨CCER往往并不等于彼1吨CCER。   

未来CCER市场将会非常复杂,价格差异绝不限于目前配额市场的7个价格。彭峰对水晶碳投分析,这是多种变量叠加的结果,各试点准入政策不同导致不同类型、年份、产地的CCER价值差异化。此外,各试点配额价格水平不同导致不同区域CCER价格空间的差异化。   

CCER价格虽受配额价格的影响,但同时也对7个独立市场的配额价格产生牵制作用。彭峰认为,CCER作为全国粮票,是唯一可以将7个试点连接的工具。   

他对水晶碳投分析,CCER作为低成本合规工具,会拉低7个试点中的配额最高价,同时,CCER向配额价高的试点流动的本性,也会拉高试点中的最低配额价格。这种弹性作用会缩小7个试点配额价格的区域性差异。   

这种作用力或弹性取决于控排企业的刚需,刚需越大,作用力也越大。同时,控排企业刚需与国家发改委的CCER备案、签发节奏,以及地方主管部门对市场的干预或调配,共同影响着CCER的供求关系。   

李佳耘对水晶碳投指出,首年CCER入市,若供应远不能满足需求,那么CCER价格分化可能不会出现,价格会向高价趋同。   

一位业内人士对水晶碳投指出,从业内观察,控排企业刚需并不是很足。北京、上海、广东、深圳控排企业现在都有需求释放,但深圳试点总体盘子不大,刚需释放比较零散。湖北碳市流动性较大,但并不完全出于刚需,而重庆碳市长期无交易,尚无法判断刚需。   

2016年,全国统一碳市在即,林剑玮对水晶碳投指出,若国家发改委对CCER不做准入限制,那么水电、三类项目的CCER价格将会出现反弹。   

他进一步指出,随着全国统一碳市逐步走向成熟,在区域差异不存在的条件下,不同品种的CCER价格也会趋同,1吨CCER不问出处,将具有同样的价值和一致的价格。   

李佳耘对水晶碳投分析,上述情况将会出现于现货市场,对于远期协议标的而言,不同技术类型的项目,价格仍会有差异。在价值相同的情况下,买家会首选技术难度低、签发成功率高的项目类型。   

彭峰对水晶碳投指出,若全国统一碳市,仍有与目前相似的准入政策,那么CCER价格差异一定会存在,但区域化差异会逐

(来源:水晶碳)

版权声明: 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粤ICP备11037197号